暑假那些事儿——无锡广电总局记者实习 包华修

时间:12-09-25 栏目:优秀学子 作者:admin 点击: 2,509 次

         就在刚过去的八月二十四日,我在无锡广电总局担任实习记者的经历告一段落。为期一个月的实习,也是通过数月的等待和努力才得以实现。我所在的部门是无锡新闻频道第一看点节目,这档节目紧接着晚间新闻六十分,其收视率超过5%,曾一度超过江苏省电视台的收视率。这也全在于所播报的新闻都是最具实效,是发生在锡城的最具看点,最引起市民关注的事件。

        整个节目组公用一个大办公室,主要是由两位制片人和几组记者团队所组成。每天上午九点到岗,由制片分发要采集的新闻任务,记者们出发进行新闻采访和录制,下午在办公室撰写新闻稿,交由制片审稿后,录制新闻配音,随后进行新闻视频剪辑,最后贴上字幕。所有工作必须在六点前完成,每晚6点55分准时播出。

         我被安排在一位资深记者麾下,短短一个月,却是见到了许多平时难以亲见的事件。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亡者是8月14日下午的一次突发事件。在无锡和江阴交界处村庄附近的一条河中,三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子溺水身亡,赶至现场可以见到打捞工作已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但是仍旧毫无进展。在大批乡邻焦急的等待中,半小时后第一具遗体被打捞上岸。若非已然知晓面前的女孩已经离去,我恐怕会以为她只是熟睡。此时远处传来哭声,挤开人群一路追过去,原来是前来辨认遗体的家属。当逝者的母亲拿起电话喊出一句“女儿死了”的时候,我也仿佛胸被捶击,一阵撕心裂肺,深感哀痛。第二天我又被安排做这个新闻的追访,所采访到的满满的全是泪水。八十多岁的苗族奶奶泣不成声,指着晾晒的衣服说女孩子多么懂事,出去玩耍前将衣物全部洗净时,闻者也不禁心酸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8月15日下午四点多,一位女子在一栋写字楼的避雷针上,以跳楼作为要挟讨要工钱。欠债的设计公司就位于写字楼的第十层,拖欠款项约为18万元。更为令人愤慨的是,这家设计公司雇佣打手对讨要工钱的女子及其丈夫进行殴打。同行的记者说到当今跳楼无非两种,一种是为情所困,一种就是讨工钱。不想活的早就跳了,拖着不跳的大都是不想寻短见的。这话虽然刻薄,但也道出了世间冷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暑假台风“海葵”一度肆虐江浙两省,就在它袭击无锡的那两天,当全城所有人都在建筑物里避难的时候,记者纷纷出发赶往各个现场进行现场播报。有的赶向高速公路拍摄树木折断阻挡道路,有的赶赴无锡低凹城区,拍摄积水,断电等场景,而我被分配前往无锡太湖公安局,拍摄公安局动员避难会议,并跟随局内领导来到湖边,劝说渔民停船上岸。让我感慨的并不是领导多么关怀,而是渔民生活条件之简陋,破败的船棚四处漏雨,船主仅仅有一条狗相伴,看着已是非常心酸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当初想要担任实习记者,也正是本着睁眼看社会的心态。地沟油泛滥菜市场,城管执法的惨烈场面,保安围殴发传单者,台风“海葵”期间东家漏水西家倒,被扣155元工资就在厂房上吊,种种新闻大多得到的都是负能量。如今记者这个职业并不受社会尊崇,但我亲眼所见的记者都具有职业操守,而且承担着许多视觉和心理的压力。不过也正是目睹如此之多的社会负面现象,才让我更真实的了解我的家乡——无锡,也才让我更贴近那些弱势的人群,让我在衣食无忧的同时居安思危,珍惜现在的生活。

声明: 本文由( admin )发布,转载请保留链接: 暑假那些事儿——无锡广电总局记者实习 包华修